• 天为玉帝主宰,地有阎王统治,人间还有镇元大仙,超乎三界之外,乃如来佛祖。这天地人佛,是真宇宙也。然而,宇宙间,还存在着魔界。魔界黑暗恐怖,永无天日。魔界曾有无天作乱,三界浩劫,连如...

  • 奈何桥下忘川河,忘川河畔有孟婆,孟婆熬制汤汤一碗,一碗迷离痴儿眼。。。。。孟婆不知道在这奈何桥旁忘川河畔度过了多少岁月,亦不知道看遍了多少悲欢离合,可是她那一张不老的容颜...

  • 仙侠的电影小说看多了,偶尔我也应景地来编织一两个凄美婉转的梦境。梦里的我叫安如,我没有住在高大上的灵山上,也没有住在深山野林的隐世家族之中,我不过是在一个不怎么起眼的偏...

  • 葬花吟

    2017-06-14

    葬花吟之白芷殇契子——“卿本佳人,何奈岁月,相顾两生”苏凉生看了一眼与自己侧身而立的蓝衣女子道“白芷,今世也好,来生也罢,你与那墨阡灵都是不能相守的存在,这是命数”被唤作白...

  •   窗外圆滚的明月高高悬在半空,一阵柔和的风拂过,摇晃成一片闪烁的碎银,也温和了彼此的心。  红房,红衣,红烛。红盖掀起,佳人在怀。  我很是羞涩地扮演着人间新娘的角色,埋在...

  •   耳边传来他急促的声音,我却缓缓闭上了眼,我真的撑不住了。  "我以后再也不会让你帮我做家务,再也不会再挑你的错误,我会待你好好的,我会让你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人的!给我一...

  •   "啊!"一声尖锐的声音传来。  我转头一看,范建清对面不知什么时候冒出了一个陌生男子,奸笑着向范建清发起攻击。  他是谁?看样子应该是修炼了邪功的,法术也不赖啊,连催眠咒...

  •   范建清一边抱着我往范府走,一边跟我解释。  正所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看来我的想象力太好也是个错误啊!  原来范建清也是天庭的神,玉帝派他到凡间让捉拿这些年私...

  •   阳光是那么明媚,微风是那么柔和,云儿像被梳开的银发,一丝丝随意地铺散在宝蓝色的温床上。外面的世界真好!才怪!  问世间倒霉是何,直教人苦到发指。  人来人往的街市,表面的...

  •   天空飘来三个字:糟糕!(矮油,不要忘了人家小叹号嘛!)  "嗨!怎么这么巧啊!这么晚还没睡啊?"我抬起头看向了他阴沉沉的脸,忍不住起了身鸡皮疙瘩。  "为什么要走?"他冷冷地盯着我,冷...

总:90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

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