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缝里的眼睛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7-09-05 21:00 阅读: 有偿投稿

有个男的,叫李刚。

有个女的,叫王茹。

李刚和王茹是一对夫妻。

早些年的时候,李刚和王茹身上都没有钱,为了赚钱,两人起早贪黑的做生意,有甜同吃,有苦同受,就这样熬了三年,两人的日子终于过的好了,因为一起同甘苦过,夫妻两人的感情非常好。

可是最近,李刚最近变得有些不对劲,总是疑神疑鬼地说房间的门缝里有一只眼睛在盯着自己,让自己很害怕。王茹当然是不相信,每次李刚说门缝里的那只眼睛又出现时,她就冲过去打开门,根本什么也没有。王茹觉得李刚是在和自己开玩笑,可是看李刚那紧张的表情又不像,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李刚变得越来越奇怪,白天还好点,一到晚上,李刚觉也不睡,就缩在墙角里,裹着被子死死盯着门缝,颤抖着说,不要看我,不要看我。

王茹实在受不了了,觉得一定是李刚的精神出了问题,说不定是因为平常工作压力太大所以出现了这种问题,于是买了一些治疗精神状态的药品给李刚,没想到李刚刚看到王茹拿来的药片,就一把摔到地上,并破口大骂:

“你这个黄脸婆是什么意思?你竟然怀疑我有神经病?我看你才有神经病,还给我买药吃,你怎么不把我送到神经病院呢?”

“你这人怎么不知好歹?我给你买这种药难道就说你是神经病?我还不是看你最近精神压力太大才给你买药的?”

王茹受李刚这么大的气,抹着眼泪说。

“滚蛋,我不需要你的好心,你要是觉得和我在一起怕,觉得我是个无可救药的神经病,那你就走的远远地,越远越好,省的我真的害了你!”

李刚的脾气大的不得了,似乎自打他看见门缝里的眼睛后,脾气就一直没小过。

“走就走,我再也不回来了,你爱咋样就咋样。”

王茹不堪李刚的指责,二话不说,转身就走,出门时,还将门摔得震天响。

王茹来到大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走,走的时间越长,心里的气越小,其实想想,这件事并不能怪李刚,无论换成是谁,被说成神经病都是很生气的,而且毕竟自己和李刚是夫妻,现在在李刚生病的情况下,自己不但不去帮助他,反而离开他,这算什么!想到这,王茹的气完全消了,可是到底该怎么帮助李刚呢,对,一定还是他的精神状态有问题,既然不吃药,那我就找一个精神病的专家,好好看看。

一番寻找,王茹来找到了一家三甲医院,这家医院的精神科是全国有名的,又费了好大的劲,王茹找到了精神科的主任,挂上了号。

“孙医生,求求你救救我的丈夫。”

一见到精神科主任孙医生,王茹就急忙哀求。

“别激动,别激动,慢慢说,是怎么回事?你放心,救死扶伤是我们做医生的天职,我们肯定会全力救护的。”

孙医生急忙扶住王茹。

平静下心情,王茹讲述了丈夫李刚的种种反常,以及总是说看见门缝里的眼睛的事。刚讲完,王茹就问孙医生:

“孙医生,你说李刚的这种情况,是不是精神病啊,我见过的精神病都是这样。”

“恩,从医学角度来说,你丈夫李刚患的这种病,应该属于妄想症,就是无意识的想象一些不存在的东西,要是想的东西是好的还好,如果想的都是一些诡异的东西,自然就会把自己吓到,你丈夫李刚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孙医生缓缓道来。

“那孙医生,他还有救吗?”

王茹急忙问。

“放心,有救,这样,你给我多说说你丈夫的情况,包括你丈夫是什么时候发病的,最初第一次发病是什么情况,这样我才能好对症下药,按我的估计,你丈夫李刚应该是受了什么刺激,所以现在才变成这样,只要找到根源,就一定能将他治好。”

经孙医生一提醒,王茹才想到一件事,也就是引起李刚得妄想症的事:

前段时间自己闲着无聊,在网上买了个整人玩具,就是恶搞人的那种玩具,一只就像真的人眼球一样的东西,当那个眼球邮回来的时候,拆开包装的一瞬间,把王茹先吓了一跳,无论是颜色,还是质感,这个假眼球就像真的一样!

王茹摸着眼球,想和李刚开开玩笑,于是在李刚下班前,王茹把那个眼球夹在门缝里,李刚下班开门的时候,没防备,那个玩具眼球一下子弹在李刚脸上,当时就把李刚吓大叫一声,坐在地上脸色苍白,好半天都站不起来,王茹在一旁则是笑弯了腰。

现在想想,一定是那次玩笑给李刚留下了阴影。找到原因,又和孙医生一番讨论,孙医生提出了一个治疗计划。

晚上,王茹对躲在墙角瑟瑟发抖的李刚说不用害怕了,今天她拜访了一个高人,说自己家的门缝里老有一只眼睛在盯着自己,高人说不用怕,那只是个小鬼,就给了自己一根银针,说那只眼睛再出现的时候就用银针刺过去,保证以后不会再出现了。

李刚听完,大喜,急忙指着门缝说,眼睛就在那里,快去刺。王茹拿着银针,猛地插进门缝,很自然的,什么也没插中,但是王茹假装欣喜地说,太好了,我刺中了,那只眼睛以后不会再来了!听王茹说完,李刚赶紧过来看,随后长出一口气,真的没了!眼睛真的没了!一脸放松,随后倒在床上睡着了。

王茹一看,很高兴,孙医生这个治疗方案真有效,假装说自己遇到高人并且有能将门缝中的眼睛赶走的方法,对付精神类疾病的人就要顺着来,这么一弄,李刚的病还真好了。

王茹欣喜地抽回银针,猛地,脸变成死灰色,因为她看见银针上正不停地一滴滴地流下深红色的粘稠液体,是血!难道自己刚才真的扎到门缝中的眼睛了?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

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