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的烦恼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7-11-28 20:36 阅读: 有偿投稿

老张是张庄最有名的“面瓜”(老实又好欺负的人)。二十多年前就因为生了二胎被村长弄到镇上做了男扎手术,村长还因此得了个奖状。每次看到村长两个哥家的孩子们,老张心里就扎着痛。
这个面瓜前几年却做了件轰动全村的事。原来老张的儿子到了结婚的年龄,女方家里要求新房盖好才能结婚。这下可愁坏了老张两口子。想盖房先得过村长这一关,不然盖了也得被拆。可是叫老张去找村长拉关系送礼,那可真是赶鸭子上架:从村长上任,老张连招呼都没打过几回,每次老张远远的看见村长腿就开始发软,舌头也打结了,手心全是出汗。就这样房子拖了一年又一年,女方本来是冲着老张儿子老实应的婚事,可这次女方托媒人转了话:有房呢,今年就结婚;没房就拔亲,谁也甭耽误了谁!
做晚饭的时候,老张坐在灶台后面烧火。他抓起一把棉柴想折一下再填到灶台下,可就那么一愣神,右手的大拇指一痛,一滴鲜红的血就挂了拇指肚子上。就在那滴血准备往下滑的时候,老张把拇指放到嘴里,使劲撮了一下,然后一口唾沫吐到灶台下面的青灰上,青灰就毫不客气的飞进老张的眼睛里、扑到老张脸上。老张无奈的站起来走到厨房外面的盆里洗了洗手,擦了把脸。再进来的时候,老张看见老婆擀面条的时候肩膀一耸一耸的,就在老张往小板凳上坐的时候,他看到老婆的几滴大眼泪打在了面团上,她撩起围裙擦了一把。她屁股后面粘住两节麦秸,麦秸便随着她抖动着。老张觉得可笑,却鼻子发酸,眼睛发热:老婆娘家姓宋,嫁过来就成了“宋家”,后来儿子出生,她就成了“送喜妈”,她的名字这二十多年也没人叫过了。她就默默的侍候着一家人,没有一句抱怨。“行了!唄吭哧啦!我吃过饭就去村长家。”老张擤了把鼻子低吼。
其实老张吃不下饭,拿了三百块钱就出去了,出了门老张走得很快,到了小卖部,这是村里唯一一家小卖部,村长哥家开的,要了两条好烟,。往村长家去的时候,老张觉得腿重得抬不起来。刚靠近村长家的大院子,村长的大狼狗就狂叫起来,老张觉得这叫声穿过了自己的胸膛,震得心疼。老张的腿又哆嗦了,正不知道是进是退,就见院子里出来个人,走进了一看,是平时跟着村长的大个。大个吼着问:“有啥事?”老张抬了抬手嗫嚅着:“我找村长。” “那跟我进来吧。”
进了客厅看到村长正和几个人打麻将,“谁?”村长头都没抬。”
“老面。”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

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