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对着不可抗拒的人生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9-05-27 20:24 阅读: 有偿投稿

急促而不失风度的哨声传进我的耳朵,这是下班的预兆,工人们都随着人流离开,我也走在回家的路上,不禁暗自欣喜。今天下的是早班,我还又大把的时光可以挥霍,我就幸福的不得了,把自己的高兴全都喊了出来,惹的行人频频回头,我瞬间有了明星般的快乐。走到家时间还早,看向转动的钟表,大约六点十五。匆匆洗了澡,正好晚饭也做好了,我又不紧不慢的吃了晚饭,又不住瞟了一眼钟表,大约六点五十。
我这个人对时间概念把握的很准,就像我在上班是的情景,我总是在和乎道理的时间内准时到达。上班的领班人对我很是不屑,说我是不可理喻的工人,我真是谢天谢地,他还认为我是一名工人,我以为的是我是不可理喻,它做为定语修饰着工人。
不过一切都不要紧,在现在这个档口不会有人发出半死不活的声音来叫你干活,也不会有人催着你干这干那,现在是解放时间,改革的春风也吹到了我的面前,现在是天下大同了。我一直有种预感,我想我不会是一个平常的人,我或许还有诗和远方,但现实的生活总是把我打击的遍体鳞伤,而我的预感常常不会得到应验,就像我在那年夏天对这下着雨的天空大声嚎叫,就运用预言的口气,我说上天如果让我考上大学的话,这雨就不要停,结果雨下了一夜,我顺其自然的没考上大学。
话说远了,让我们回到下早班上。
在我不断刷手机的时间里,一个莫名的冲动闯进我的脑海,项微思说有一种烦恼是莫名奇妙的,但这在我看来不是这样。我的思绪犹如初春时的柳絮,总是思绪万千,就如同陶铸说的,若问闲愁能几许,一穿烟草满城春絮,梅子黄时雨,表达的真是恰如其分。就在这莫名愁绪中我想到了出走,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这个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说的就是我。
我刷好了碗,接着又打扫了房间卫生,一直把我弄的筋疲力尽才就此罢手。我想,上帝欲令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我想,我现在就是这样。我向我奶奶大声的说道,我要出去了,这一句话我用了肯定的语气,此种语气最为霸道,总是不留有一丝后路。事后我想起自己说的话,发现我一点也不中庸,表面肤浅的很。
我奶奶没说什么,也许被我的肯定所惊到了,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最后她仅是点了点头,别的什么也没说。奶奶是个聪明人,我心里一直这么认为,她知道拒绝她孙子的请求是极不合理的一件事。就像不断加着油门的东风摩托车一样,这是箭在弦上了,它要不得不发。
我走出了门,大约是在七点钟,我说过我最爱把握时间概念。走着,一直走,天边的黑不知从何处拢了上来,太阳完成了落日这一表演,开始变得内敛而小心,就像一个红的胖的娃娃一样,想起它如日中天时的嚣张跋扈,在如残废般的落日里,它会不会想念在正午时的时光吗?哈姆雷特说生与死这是一个问题,我想这也一样。我是一个爱假设的人,朋友们都这样说我,我想,如果有前半生的话,我的前生是什么?我希望我的前生是一匹骏马,可以在风吹草低的草原上尽情飞驰,但假设永远是假设,就像三段论一样,它有个大前提,假设不成立。
我走着,门口的路灯照着我不高的身躯,长长的身影被拉到身后,四周犹如茫茫宇宙般的死寂,就像是一场容易破碎的梦。我是走着的,听说走最能道出人生的机密,我最终听信了这句话,不住的走,不住地寻找,不住地破碎的梦,不住地,不住的……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

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