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抒情散文 > 一件毛衫

一件毛衫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9-06-28 18:55 阅读: 有偿投稿

自从15岁离家之后,就一直在外边闯荡,很少有时间能和爸妈相处,每次总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没成家的时候,回家的次数还能稍微多一些,成家以后,回家的次数是少之又少,回家最多的时候也就在家里待上一个晚上。不是不想家,也不是不想父母,只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只要家中一切安好,就总是匆匆离去,为了生计,也只能如此。
我的家在县城,父母的家在农村,我想让父母进城来住,父母总是说住不习惯,其实我知道,父母是怕我养不起他们,父母知道我的处境。我也只能是暗自伤心,想一想,如果父母真的和我们住在一起,就现在我的家庭收入情况,真还有点困难,有时候,父母反倒在接济我的生活。
父母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有着农民的身份,凡夫俗子;农民的思想,勤俭节约;农民的生活,艰苦朴素。记得小时候母亲对我说:“我们农民人收入有限,全靠地里那些庄稼的收入,还要看老天爷吃饭,如果遇上天灾,一年的吃饭门路就没了,所以一定要学会精打细算,要在收成好的年份懂得节约,以备不时之需”。那时母亲做饭时我时常发现她把煤渣用筛子筛了之后重新填到炉灶里重复燃烧。
最近一段时间妈妈身体不太好,我回家的次数稍微多了些,昨天回家,看见母亲出院之后恢复的还可以,心理稍微觉得踏实了。很少和父母坐在一起待一整天。不经意中,我发现父亲身上穿的一件毛衫很眼熟,看着已经破旧不堪,衣领就有好几处缝补的痕迹。我对这件毛衫还是印象很深的,那是我结婚时穿过的衣服。我结婚都已经13年了。我记得几年前毛衫就已经破旧的不能穿了,我把一些旧衣物整理后带回家,想着让父母在冬天烧炕时当做燃料烧掉,没想到父母没舍得烧,又缝缝补补穿了这么多年。我都快四十岁了,仔细想想,从自己开始挣钱养家到现在也20多年了,再没结婚成家时有时还能接济一下父母,自从成家之后就再也没有精力顾及父母了,虽然很辛苦,但县城生活压力大,为了建设自己的小家庭,很少再给父母给过钱,反倒是父母在我们生活困难的时候接济我们。
我内心一阵心悸,父母把一生都花在了我身上,他们却从未想过他们的生活。我也有子女,将来子女眼中的我,会不会就是我现在眼中的父母。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

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