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之阴间法场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5-11-29 12:35 阅读: 有偿投稿

大丰身体闪了几下金光后,“呼”一下,灵魂从身体里出来了,我的天啊,现在可是白天啊,烈日阳阳他竟然能灵魂出窍,太不可思议了。

紧接着,大丰手里也出现了红砂印,红砂印清楚的显示,胡晓月,26岁,早八点二十分。

大丰也是手一抖,看着旁边的好朋友小月,分明他在迟疑要不要拘自己好友的魂魄。

小月家庭贫困,初中毕业后到部队当兵,由于身体素质好,格斗能力强,曾经在火车上、汽车上多次徒手勇斗持械歹徒,为此,他的身上留着六条深深的刀疤,每处伤疤缝合不少于10针。

小月也是一个正直的人,当地多个黑社会团伙想要拉拢他,贿赂他,他都严词拒绝了,为此得罪了很多当地黑社会的人,有一次,被黑社会好几十人围殴,小月差点被打出脑震荡。

有一天,一个姓赵的混混因吸毒被抓到我们派出所,小月一眼就认出这姓赵的就是曾经参与打自己的那群人里的一个,可后来案子侦破中发现,这个姓赵的那天只是过去喝酒,并没有参与吸毒,我们都说,不用管他,一并办了这小子,趁这个案子将他弄到监狱后好好伺候伺候他,可是小月却说:“不行,不能因为个人恩怨去冤枉好人!”我嘲笑地说:“那小子就不是好人!”

最后小月还是帮姓赵的那混混洗脱了嫌疑,将他无罪释放了。

雷锋我没见过,可是像小月这样正直而淳朴的人我见过了,甚至我认为他就是当代的雷锋,难道真是好人没好报吗?

大丰起身朝小月走去,我知道他要做什么,我奋力的想要挣扎、说话,可我什么都做不了,大丰将手按在小月的天庭上,很熟练的将小月的魂魄拖了出来,显然,大丰做拘魂使者已经很久了,他隐藏的太深了,以前只是发现他经常犯困,现在终于知道他犯困的真正原因了。

大丰把小月的魂魄拉出来后,两人对视了几秒钟,小月看了看自己的尸体说:“替我照顾好我的家人!你要多保重,也许有一天你也会和我一样被人拘走的。”说完,小月的旁边出现一处金光口子将小月吸了进去。

我想:“原来小月也是拘魂使者,而且他们早就知道对方的身份了,只是我不知道而已,难道小龙也是?我们四个人都成了拘魂使者?”

大丰趟回了自己的身体,金光消失。

我的一个好兄弟就这样走了,什么都没有留下,想想那些烈士们,有多少人都是不知道自己将要执行的是自己最后一次任务,他们大多都义无反顾的奔赴到战场第一线,根本来不及跟家人道别,来不及说出最后一句话。

夜里我又感到一阵眩晕,同时我发现大丰的身体也出现异样,若隐若现的金光一闪一闪。果然不一会的时间,我们同时离开了自己的身体,大丰一脸惊讶的说:“怎么,你也被招收了?”我点点头说:“你白天拘小月的魂魄我也看见了。”

我说:“你什么时候成的拘魂使者?”大丰说:“先别说这些了,快走吧,这次我们两人同时离体肯定又要死很多人了。”

大丰抓住我的手我们就这样穿墙而出,一路飞奔,刚跑出医院,我俩一道金光消失不见了。

再次出现的地方我也不知道在哪,顿时眼前出现了一座上古的城堡,我问大丰:“你来过吗?”大丰说:“来过,每次来都是要去大规模的拘魂,而且难度很大,一旦拘魂不成功,我们就会成为他们的替死鬼。”

我惊讶的说:“什么?我们要成为替死鬼?还有没有天理了?”大丰说:“其实,我们已经死过一次了,只有继续做拘魂使者才能延长我们的阳寿,一旦不成功,我们也就灰飞烟灭了,连转入轮回的机会都没有。”

我惊恐的问:“为什么我会成为拘魂使者,我并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啊!”

大丰说:“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在三年前一次执行任务中已经死过一次了,小月当年被混混围殴,其实当时他已经被打中太阳穴死掉了,之后他成了拘魂使者,才能活到现在,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是把自己奉献给你了,应该是冥王让他拘你的魂魄,可是他没有那么做,所以你顶替了他,而他也为你而死,虽然我没有证据可以证明这种猜测,但是他没有按时拘魂是一定的了。”

我真的不知该怎么继续这样的谈话,心中有万种感激,但小月已经不在了,我要完成他的使命,虽然他消亡了,但我不会让他白白牺牲的。

大丰说:“快走吧,两分钟内我们要走到午门法场。”我说:“午门法场?是个什么地方?”

大丰说:“你现在是拘魂使者,你可以用你的飘移术,这样走太慢了,跟着我!”只见大丰两脚交叉向前奔跑,只几个交叉他便成了一个黑点,离我至少有800多米的距离。

我学着大丰的样子向前奔跑,果然速度惊人,只觉得两旁的物体已经模糊不清,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挡我。

10秒后,我们来到了午门法场,这里已经聚集了很多的拘魂者,我大体估算了一下,已经有了50多人。

很快,法场的高台之上出现一个带着龙头面罩的黑衣人,他看了一下四周,然后问:“武炎怎么没有来?”他身后的红衣使者说:“武炎去执行任务,离这里有两万公里,让他在短短几分钟内到达,以他的修为,是不可能办到的!”

黑衣人立刻愤怒的说道:“混账!这里只讲结果,什么时候给过理由!不能按时到法场集合就是违反军规,等他到了之后军法处置吧!”红衣使者答道:“是!”

黑衣人说:“30秒后,海山纺织厂拘魂341人,时间只有10分钟,我们只有53人,每个拘魂使者要在这十分钟内看好自己的红砂,一个魂魄不能少,更不能拘错一个魂魄!你们不能跟活人沟通,所以你们说话他们是听不见的,每个红砂印出现只有10秒,拘不到魂魄,你们也知道是什么后果!”

我心里害怕极了,这是什么规矩,这样只有一个结果,转瞬之间自己可能就烟消云散了,十秒钟拘一个魂魄,而且是只能成功不许失败,这也太难了吧!

黑衣使者说:“你们都听明白了吗?”还没等我们回答,他立刻便说:“现在出发!”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

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