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桶里的人头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5-08-19 16:12 阅读: 有偿投稿
  经过自己多年的打拼,再加上父母的援助,冯俊终于如愿以偿地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新房子,这栋楼房建的非常漂亮,楼层也很高,只不过建在人烟稀少的郊区,地脚比较偏僻。但冯俊心里已经很满足了,现在自己有车有房了,也算是步入了小康生活,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赶紧找个对象,好让父母早点抱上孙子了。

  冯俊的家在一楼西户,总体来说还是比较方便的。经过了大半年的装修整理,已经可以住人了,于是冯俊便欢欢喜喜地从公司的宿舍楼里搬了出来,正式入住了自己的新家。

  为了庆贺自己住进新房,冯俊请了自己的几个好朋友来家里吃饭,几个人有说有笑,又打又闹,一直折腾到了快十点钟。待送走了朋友之后,冯俊连桌子也顾不得收拾,就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不愿起来了。他喝了不少酒,脸上有些醉气熏熏的。

  他用遥控器打开电视,不断地转换着频道,此刻他心里异常的兴奋,因为自己以后再也不用挤在肮脏狭小的员工宿舍了,再也不用忍受同事们令人讨厌的呼噜声了。现在自己有了家,自己是这个空间的主人,谁也管不着自己,自己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

  想着想着,冯俊感觉眼睛越来越花,唉,酒喝得太多了,该好好睡一觉了,明天还得上班呢。于是他有些不情愿地关掉了电视,晃晃悠悠地向卧室走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睡梦中的冯俊忽然感觉肚子隐隐作痛。他赶紧揉了揉眼睛,懒洋洋地坐起来。一定是晚上暴饮暴食,要闹肚子了,还是赶紧到卫生间解决一下吧……

  冯俊捂着肚子,晃晃悠悠地走到了卫生间,他打开灯,径直走到了新安装的马桶前,脱下裤子坐了下来。“不错,不愧是新安装的高档马桶,坐起来都很舒服。冯俊伸了伸懒腰,拿出了智能手机上起网来了。上厕所的时间还是要好好利用起来的。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冯俊的肚子腹泻的很厉害,一直拉个不停。把冯俊的肚子都快拉空了,冯俊连玩手机的力气都没有了,他用手紧紧地捂住头部,自言自语道:“难受死老子了,不行,明天还是请假到医院看看吧。正想着,厕所里的等忽然变得明灭不定起来,冯俊吓了一跳,猛地抬起了头。也就在他抬头的一瞬间,灯泡“啪嗒”一下灭掉了。

  可能是卫生间灯泡的线路有问题了,算了,还是等有空再修吧。冯俊耷拉着脑袋,浑身无力地坐在马桶上,昏昏欲睡。

  突然,冯俊觉得马桶里有水响起的声音,紧接着,他感觉到有个东西碰到了自己的屁股上。冯俊一下子变得害怕了起来。那个东西有些毛茸茸的,湿哒哒的,碰到屁股上,让冯俊感觉非常不舒服。

  “会不会是老鼠啊。冯俊猛然想到了这个最令他最害怕的动物,因为他曾经听父母说过,那些住在下水道的地沟老鼠们常常会顺着马桶的下水管道爬上来,楼上的老鼠大都是这样潜入进来的。可是,又不太像啊,这个东西贴在自己屁股上之后就不动了,可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冯俊悄悄地抬起屁股,准备起身看个究竟。可是就在他刚刚站起来的那一瞬间,那个东西突然嗖的飞了出来,冯俊吓了一掉,但他还是强作镇定地拿出了手机,打开了手电筒功能,冯俊慢慢回过头,将手机举到头顶,可是,当手机的光亮照到眼前的东西后,冯俊顿时吓得面如土色,失声尖叫起来——马桶的正上方,正赫然漂浮着一个血淋淋的球状物体,那是一个人头,女人的头,她面脸是血,腐烂的千疮百孔,恶心的粘液不断地从她的嘴里流了出来,她的头发湿漉漉的,上面沾满了秽物和粪便,散发出了恶臭的气味,看起来既恐怖又恶心!

  冯俊吓得蹦了起来,那个女人的头死死地盯着冯俊,忽然冷冷地笑了一声,随后就张开恶臭的大嘴,猛地飞向了冯俊。

  冯俊大惊失色,他连裤子也来不及提,就自飞快地冲出了卫生间,那个人头也紧跟着他追了上来。冯俊刚冲出卫生间,什么都来不及想,他就顺手关上了卫生间的门。那个人头被挡在了卫生间的立面,它好像很愤怒,不停地撞击着卫生间的门,想要冲出去。同时,冯俊也感觉那扇门也受某种不知名力量的控制,缓缓的打开……

  出于求生的本能,冯俊一把握住了门把手,死死地别住门锁,那股力量好像很顽强,还在不停地做着抵抗,那个人头撞击门的声音更响了,冯俊一边死死拽着门,一边高声呼救,可是,这栋房子隔音非常好,外面的人根本听不见这里的声音。

  见无人发现,冯俊咬了咬牙,把身子靠在门边,用两只手紧紧地拉着门把手,那股力量才渐渐地弱了下来,但那颗人头还在不停地撞击着卫生间的门。冯俊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拼命地拽着门。

  剩下的时间,冯俊不知道是如何度过的,他心里想的只有一件事:绝不能松手,如果松手,自己也许就会丢掉性命。人头就这样撞了一整晚的门,冯俊也在门边守了一整个晚上,直到天渐渐亮了,人头撞击门的声音才戛然而止。

  冯俊托着无力的身体,壮着胆子打开了门,他发现那个人头已经消失不见了,卫生间里全都是血液和粪便,还随意散落着几缕湿漉漉,黏哒哒的黑色长发……

  冯俊发誓要把这件事情弄清楚,他问了几个居民关于这座楼房的事情,却从他们嘴里听到了这样一件事情:以前这里还是一座旧楼的时候,一楼西户住着一对年轻夫妇,他们感情不是很好,经常吵架。一次吵架,丈夫发了火,他拿起刀砍掉了妻子的头颅,还把妻子的头剁碎冲进了马桶……

  不久之后,冯俊就把房子卖掉了,他什么东西都没有带走,因为他害怕那个恐怖的人头还会来找他……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

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