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随笔 > 寒冬已临

寒冬已临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6-06-20 20:09 阅读: 有偿投稿
寒冬已临

清晨我踏在公园的平坦大道,两边是高高的梧桐,枝上还挂着秋日的残叶。我不禁想起孟小冬的诗句:“清秋锁梧桐。”只是秋已尽,凄清之锁尚未开启,陈旧的枷锁也不曾灭迹,这安详而宁静的冬,带了这些许的秋愁气息,反到更有风韵。

  中午,我穿着冬衣慢慢走在平坦的公园大道上。虽然天已转凉,可像我穿得这样厚实除了老人只剩下顽童。树上的梧桐叶早已风干,在风中唱着凄凉的曲调,却摇曳着欢快的舞姿。我简直被弄糊涂了:它到底是悲还是喜?这样萧索的冬日,它又喜从何来?

  冬日里最夺人眼球的莫过于那常青的灌木,这样的植物公园有的是,矮矮的,不及人高,而光秃的梧桐、干枯的残叶显得遥不可及,真真让人感慨:上下两重天。我选择了一条僻静的小路向前,

  正午的阳光越过松树梢恰好照在长椅上。我坐上去,面对着漂着薄冰的湖面,觉得此情此景竟是那般熟悉,让我想到小时候,妈妈带我几乎坐过公园里所有的长椅。

  这时一个小女孩拉着爸爸要去划船,爸爸说幼儿园的老师不喜欢冬天里划船的小孩,因为水太冷了。那个小姑娘立马露出神圣而无邪的表情,神秘而严肃地给爸爸说幼儿园的哪个老师给过她糖果,哪个老师夸过她听话。然后一边说一边和爸爸离开了湖边。我不禁笑了,小孩子总归这样,小小的甜蜜一瞬间就溢满了心房,忧愁从不呼唤他们的名字。

  我被太阳晒得暖呼呼的,心满意足地离开了。我回到家,妈妈看见我穿得如此之多,走起路来竟是一晃一晃地,不禁一愣,然后笑了起来:“我的雪娃娃回家了。”我已经当了十五年的雪娃娃。可每次听到这句话却都是那么中意。

  时光总无情,寒冬已临。可好在冬日里还有那温暖而永恒的阳光。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

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