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社会之因果循环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7-07-25 21:19 阅读: 有偿投稿

“有什么遗言?赶紧说!在过几分钟后,你就没有机会说了!” 我叫蝰蛇,真名连自己都记不起来了,从14岁踏入黑社会到现在,已经过去了16个年头了。跟着当地臭名昭著的“12般若组织”

杀人,勒索,高利贷,别的黑社会组织能做的,我们一件都没落下。我三年前就在追讨一位叫“黄立安”的债主,他欠社团赌债600万元,加上利息我给了算了一个整数1000万。

“我诅咒你们不得好死!想要钱?我捐给贫困山区了!”黄立安逃到了内蒙,前几天我通过一位泥猴(线索提供者)嘴中得知,黄立安跑到了一位外姓的亲戚家中躲藏了起来。

我带了两个手下,飞机头和啊龙,蹲点守在黄立安外姓亲戚家小区,等了黄立安三天。终于在他去商店的路上,给他打了一针麻醉剂。

开出城市180公里的以后,把他拉到了一处荒山野岭,如果他硬是不给钱,我也只能使用最极端的办法,把黄立安给活埋了。

“你不要为难我,你把钱都给爷爷了(国家)我敢伸手问他老人家要吗?”我带上了手套,现在已经是半夜三四点钟了,身旁的飞机头和啊龙已经将土坑挖好了。

“我知道今天活不了,我死了你们也别想好过。”黄立安嘴里一直念叨着这些话,诅咒,下地狱告我们。

我踩了几脚地上的草皮,嘱咐着身旁两人:“做好了,铲点草皮铺上面,做事认真点。” 交待完了飞机头和啊龙,我揉着太阳穴再次问向,全身绑着绳子,跪在地上的黄立安:“钱可以分期给,你不给,真的说不过去!”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

美文网